【谢道灿白遵守】交换温柔 13

白遵守又在事件簿上画记忆简图。

他说爸爸喜欢白芦,你乘巴士到清水湖那一站下来,去沿湖公园采一把白芦。

他在事件簿上写下,清水湖、白芦。

他说见了妈妈,会问你,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你要说,一切都好,就是想念妈妈做的酱汤和红豆饭。

他在事件簿上写下,酱汤、红豆饭。

一抬头,谢道灿没看过事件簿一眼,一直在盯着他看。

白遵守又低头,写下心上人几个字。

那妈妈会问你,有心上人了么?

“有。”谢道灿说。

“没有。”白遵守纠正他,“你要回答,没有。她就不会继续问了。她会去给你做饭。”

白遵守写下一本诗的名字,说是爸爸从前喜欢的,爸爸昏迷的时候,每个周末给他念几首,从书签那一页往下念就好。

他合上事件簿,递过来,谢道灿还看着他,不接,他抓过谢道灿的手,压在他手心。

没来由地,谢道灿一搂,把他拥在怀里了。像个孩子。

这个拥抱特别漫长,好像分别六年,直到今天才终于见面。

傍晚医生过来静脉滴注,谢道灿才洗漱,换下西装,披上白遵守日常穿的风衣准备出门。

钱包钥匙放在衣柜抽屉上方,谢道灿想起吴荷拉说的那张旧照片,关上衣柜的手滞住了。

谢道灿拾起那只钱包,很小心,好像那是活的。

简单的样式,中间一折,按扣、拉链都没有,谢道灿眯着眼睛,向半开的钱包里瞄了一会,右边是几张卡,左边是随手记的几张便签,没有照片。

有点失望,倒也松了一口气。谢道灿把钱包放好,关上衣柜。

下楼,踏出家门,发动了车,钥匙揣进口袋里,摸到了一张小纸片。

是标准照。谢道灿一下明白,为什么吴荷拉能认出他。照片里那个人,眉梢唇角有点狡黠,那是白遵守脸上绝对不会出现的表情。

风衣是白遵守住过来以后,谢道灿去他租住的公寓连同换洗衣服一并带回来的。

是白遵守去见线人那天,特意把照片留在了家里。就好像他早知道会出事。

照片正面一角有钢印,背面还连着白纸,像是从什么证件上剪下来的。

什么证件?好像只有司法考试的准考证。

那是两个人共用身份以来,唯一一张贴着谢道灿的照片,写着谢道灿的名字的证件。


两张准考证,一张谢道灿的,一张白遵守的。

白遵守坐在地板上,拾起谢道灿的那张端详着。

那是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谢道灿擦着头发,晃出浴室,在白遵守身边坐下,也瞟了一眼那张准考证。

“有这么好看?”

白遵守嗯了一声。

“这儿有活的,比照片还好看。”

谢道灿凑到白遵守跟前,挡住他的视线,他避开了,依旧不看他。

“是名字好看。”

谢道灿撇了撇嘴。

“名字当然好了。”

白遵守小声回了一句:“自恋。”

“你就不自恋?整天对着一张跟你一样的脸都不烦。”

白遵守抬头,回他:“又不是只看脸。”

谢道灿故意咳嗽了一下:“那还要看哪儿?”

白遵守一怔,谢道灿当时的样子有一种从未见过的好看,他一时忘了回答。

谢道灿欺身过来,一只手横过腰间,支在地板上,没给白遵守留出退避的余地,他的唇挨着他的颈侧,时间仿佛让那双唇衔住,变得极其缓慢,他的气息和声音一起对他说:“什么都给你看。”

那夜两个人背靠着背睡在地铺上,谁都没有睡着。太近了,让人不敢轻动。

沉闷了好久,谢道灿翻了个身,双手搂住白遵守的腰,脸在他的肩胛蹭了蹭。

“在想什么?”

“养虎为患。”白遵守说。

模范生不是第一了。最后两次模拟考试,谢道灿都比他高几分。

“那你考试的时候写我的名字。”

“不许胡闹。”

“我还不是为了你的金字招牌。”

暖和的气息从身后的怀抱拥过来,困意也涌上来,白遵守闭上眼睛,说:“谢道灿,以后都要比白遵守更好才行。”

梦里并未安稳。这个人就在他身边,可他还是不放心。总觉得谢道灿有什么事没告诉他,总觉得,想象了无数次的那个未来,终究是无法实现的。

谢道灿没告诉白遵守,那晚他在浴室接了一个电话。是父亲从前的兄弟,姓琴。琴泰雄。

读夜校这两年,他陆续断了之前在江湖上的种种联系。只有这个人,每次来电话,他都没能拒绝,他隐约觉得,这个人知道父亲的下落。

可是谢道灿也没接受过他的任何提议。他看上的是谢道灿的黑客技术,几次邀他来公司共事。

谢道灿一夜没睡,他决定去见琴泰雄一面,把父亲的事问明白,也把自己的事说清楚,以后不再有任何牵连。

天不亮就动身了,白遵守还在睡梦里,谢道灿临行,吻了吻他的额头。

那个早上,看着车窗外白昼一点一点升起来,渐渐占满了青青的远空,从未像那一刻那样,期待着他和白遵守的以后。

可是两天之后的司法考试,谢道灿终于没有走进考场。

那时他的手机还是翻盖的,因为存着和白遵守两年多的日常记录,一直舍不得丢掉,收件箱里最后两条信息是白遵守在考场外发的。

信息里说他的证件他一起带过来了,让他赶到以后去门岗大叔那里取。

直到考前最后五分钟,白遵守都一直相信着他。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