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藤/ALL】恋战 3

—3—

晨间的八卦与反八卦结束在田冈茂一冲锋式电话铃声中,藤真按下免提键,瞬间迸出的声波把凑在办公桌边的两人各自震开五十公分,部长大人的命令简明扼要,湘南大桥上发生四十辆机动车连环相撞事件,情报分析系统认为与海王星有关,派人去看看。

有一缕朝天发很不合时宜地垂落到额上,仙道向上吹了一口气说,“来得真快。”起身跟藤真对表,确认通讯设备,心里感叹情报解析数字化的模式越来越不问青红皂白,偏偏田冈对它迷信得很。

藤真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模拟战队友间击掌互勉的古老礼节,冲仙道伸出手,说了句“路上小心”,仙道当然记得,但这一次只是笑着轻轻握了握那只微凉的手,“放心”两字落下来的时候人已在缓缓合拢的玻璃门外。

报纸再翻过一页,目光停在社会版,洋洋洒洒一整版的篇幅追述铁男其人其事及其入狱在国际反恐怖主义战线上的意义,观点独到笔锋犀利,五年前枪击海党领袖连同五年后狱中自尽缘由始末竟然只字未提。

藤真扫了一眼文章末尾,花形透。这名字在神奈川之声的晨报、周四时事点评、周末特刊中都极其少见,百年不遇的社长大人亲手撰稿。藤真忽然觉得,仙道走后办公室里静得有点让人心跳加速,正在犹豫是否电话致谢一下,行动电话屏幕就亮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是职业新闻人特有的不动声色中一针见血,只多半分温柔,“仙道的对策太保守,有黑客目击凌晨的网际攻防战,在网络上散布传言说两党决裂国安部初战失利,你和牧,谁出来辟谣一下。”

“网络管理日志传给你,直接公布战况,就说是国安部和国防部联合反入侵演习。”完全不是商量。

花形沉默数秒,“你这是在压榨我的点击率和收视率。”无奈和不满是有,对藤真的决定却并不太反对。

“国安部从今天起无条件征用神奈川之声,有意见可以向我上司投诉。”藤真笑,声音和语气刚好,听上去绝对是戏言一句。神奈川首席媒体的意志一贯超然独立,且社长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有些界限永不能触碰,即使是藤真也不行。

“牧有野心,你的袒护他不会领情。”花形忽然说。

“袒护?”心理准备不足,一天之内第二次。

“铁男是个幌子,如果我能想到五年前那件事不那么简单,牧也能,但是他当时为什么不追究,今天又为什么要追究,其实是谁做的并不重要,他需要一个理由罢了。”

五年前花形透是调查枪击事件的特派记者,曾因在报道中屡次质疑铁男的被捕,且大胆提出供词与枪击现场的多处不符而被田冈茂一请到部长办公室长谈一夜。

部长说联合执政来之不易,部长说恐怖主义是共同的敌人,花形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但是最后田冈说,“如果你认为真相不是这样的话,我可以任命藤真为新的调查组组长,这你总该信得过了。”

那时藤真刚从见习生转为国安部的正式成员,花形明白田冈的意思,如果真是陵党人士所为,以藤真的性格,他接任所做的第一件事,将永远改变同事和上司对他的期待和倚重。

那天早晨花形把追踪调查的全部手稿及图片录影堆在田冈的办公桌上,抛下一句“算你狠”转身离开,一秒也不想多待,出门时听见田冈部长说,“花形透你是神奈川最好的新闻人。”多可笑的评价。

藤真几经辗转得知那次谈话的内容和结果,事情已经过去三年有余,花形也明白他终究还是知道了,但彼此都没有主动提过。他们曾是战友,知己,大学之后依然相濡以沫相望于江湖,只是从那时起有些东西变得完全不同,而有些时候又仿佛一如既往。

所以乍一提起五年前的事件,两人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藤真说,“你的看法我完全同意,但是花形,请你相信我,绝不是袒护,决策反馈系统一旦崩溃,这个国家的情报网会为国防部所有,整个国安部将形同虚设,牧先机在握,我不能……”

“我明白,我相信你。”花形为方才的直率暗暗自责,藤真的辩白在他听来是委屈的,无论怎样避免,这件案子五年后依然准确无误地落到他肩上。

彼此长时间沉默不语,最后藤真说,“透,谢谢。”那是一个曾经为他放弃职业信仰的人,那还是他初出茅庐,相信真相始终只有一个的年代,全部的信念用来保护一个人,代价惨重。

花形说,“与其谢我不如以身相许,其他一律免谈。”

藤真未及回答那边已经收线,典型的仙道式冷幽默,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的,一点也不好笑。忽然就有把行动电话扔掉的冲动,不过一个早晨而已,整个世界都乱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