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流焕李海真】北归 0.6

海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是被训练场上的口号声喊醒的。他像听见集合号一样,从病床上跳起来,拔掉手上输液的针头,扑到窗前。雪停了,训练场上白茫茫一片,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几百名新兵正在操练。集合,像涌起的乌云,散开,像满天的星斗。海真才知道,原来这三个月里重复到麻木的动作,几百人如同一个人的时候,是这么好看。

他第一次,远远地看见总教官金泰源,他笔直地站在检阅台上,像一座孤独的石碑。

海真想起,这是结训式。今天之后,有的战士会离开,回到原部队继续受训,等待下一期的选拔。留下的战士,将踏上一条未知的路。

心头忽然一紧,如果成绩不合格,海真没有部队可以回去。他来不及换下病服,套上军装就冲出了病房,额角的伤口疼得厉害,一跑起来,走廊直晃悠。

他跑到楼梯口,遇上了查房的护士,姑娘一伸手,像拦住一匹小马驹一样把他拦下,就是一顿教训:“跑什么?你们组长给你请了三天病假,报告上把你的伤写得可重了,你这么生龙活虎跑出去,想让他和你一块挨罚不成?”

海真一愣,钉在原地。护士说完,一扭头走开了。

海真扶着栏杆,又向下走了几步,缓缓地,在台阶上坐下了。他不知道护士为什么生气,但他知道,在军营里,病假也是命令,必须服从。

一直在害怕。训练的时候,怕被看出生病,一步也不肯落在后面,到了卫生队,又怕病得轻了,被人当成脆弱的孩子,被人说一点也不像父亲。

所有他害怕的,这回都将变成真的了。前功尽弃。他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累,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