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流焕李海真】北归 0.4

金熙河委员长被称为共和国有史以来,在南北和谈之路上走得最远的元首,但是,他终于没能跨越北纬38度线。

当时赞成和谈的南方代表朴正书,曾经不顾国会的反对,秘密前往国界线附近的约见地点。然而,南北双方没来得及见面。

和谈当日,发生了枪击,有一名机要专员在保护委员长撤离中牺牲,他叫李成巽,是李海真的父亲。

那年海真10岁,只记得他和母亲被接到人民广场,那位至高无上的人,俯下身来问他的名字,在他胸前别上象征英雄的红色金达莱花。

他听见人们的欢呼,看见母亲笑容中忍不住流下的眼泪,他不明白,牺牲的意思是快乐,还是悲伤。

党一定会把李成巽同志的儿子培养成为和父亲一样的共和国战士。人们这样对母亲说。

第二天,海真乘上了去往琵琶角的军用专列。

成为5446部队的一名战士,是这个国家的少年们可以想象的最高荣誉。可是,一想起站在月台上冲他微笑挥手的母亲,在列车开动的一瞬间,忽然掩面哭泣的样子,海真就无法安下心来。

评论(5)

热度(6)